名酒庄网,酒庄文化价值表达第一门户网站。专注服务传播白酒、红酒、黄酒等代表性酒种的名酒新资讯、新发展、新思维。
首届
您现在的位置:名酒庄网 > 关注 > 正文

酒庄号观察:50亿白酒腰部抢位战暗流涌动

2022-05-20 09:15        来源:名酒庄网

  酒庄号、中国食品报中国酒周刊报道

  白酒上市公司2021年报,2022年一季度的成绩单,可以看出白酒江湖并非风平浪静,特别是50亿腰部之争,波涛汹涌,暗流涌动。

  “茅五”比拼“老大老二”位置没有变化,“洋泸汾”争抢“老三”位置,更是舍得、水井坊、迎驾、老白干、酒鬼酒五家酒企冲刺50亿业绩,比拼和增速较量的时刻,也是成为50亿白酒行业聚集的“二线”生力军。

  这也意味着,白酒江湖争霸越来越激烈,酒业“头部七强”正形成影响行业格局的新力量。

酒庄号观察:50亿白酒腰部抢位战暗流涌动

  双雄争锋 暗中较劲

  【双寡头格局已定,较劲从未停止。】

  2021年8月底,丁雄军空降贵州茅台,通过取消拆箱政策、加大投放力度、推出茅台新产品、重启电商“i茅台”平台、增加直营等改革新政与措施,其掌舵下的茅台2021年营收突破千亿大关,2022年一季度更是杀入五粮液称霸的千元价格带。

  新帅丁雄军上任不久,茅台接连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:2021年实现营收1061.9亿元,同比增长11.88%;实现净利润524.6亿元,同比增长12.34%。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收322.96亿元,同比增长18.43%;净利润172.45亿元,同比增长23.58%,超出此前预期的19%。在业内认为,系列酒增长较快主要系茅台1935贡献增量收入。

  上市仅一个季度,茅台1935批价已超1300元站稳千元价格带,增长势头不容小觑,而普五批价依旧在千元。很明显,茅台入局千元价格带,首当其冲的便是五粮液。

  这也正是丁雄军提出的,要让茅台1935在千元级产品中成为台柱。2022年初,推动茅台营销体制改革叠加布局千元价格带,系列酒新品茅台1935填补了茅台在千元价格带的空白。

  相比茅台业绩提速,五粮液的成绩稍逊色:2021年实现营收662.09亿元,同比增长15.51%;净利润233.77亿元,同比增长17.15%。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收275.48亿元,同比增长13.3%;净利润108.23亿元,同比增长16.1%。虽然保持双位数增长,但增速有所放缓。

  在茅台入局千元价格带之际,五粮液集团也于今年2月完成换帅,曾从钦从五粮液集团前董事长李曙光手中接过五粮液掌印。上任仅一个月,五粮液将普五的建议零售价从1399元/瓶上调至1499元/瓶,与飞天茅台官方指导价看齐。

  对于茅台1935和国窖1573将对五粮液长期业绩带来多大的影响?曾从钦的回应是,“普五在千元价位带具有明显的市场领先优势,我们继续充分发挥五粮液的品牌优势、品质优势、渠道优势等,不断强化对高端消费群体的培育,不断提升顾客的美誉度和忠诚度。”

  面对五粮液等酒企提价,飞天茅台在提价上却迟迟未见动作?丁雄军的回应是,“茅台将进一步理顺营销体制改革、产品带和价格带,通过实施一系列改革措施,最终茅台一定会回归到商品属性,茅台价格会由市场说了算。”

  曾从钦在业绩会上表示,今年公司在传统渠道对经典五粮液全面实施配额制,充分体现了经销权、投放量的稀缺性,市场信心进一步提升。显然这是对标飞天茅台的意味,茅台正是中国酒业采用配额制的集大成者。

  早在2020年9月,五粮液推出市场零售定价2899元/瓶的经典五粮液,发力超高端市场。如今拼比之下,五粮液换帅不久便将核心产品的第八代五粮液零售价提高至1499元,与飞天茅台官方指导价持平,还主动出击布局2000元价格带,而这一价格带正是由飞天茅台牢牢占据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经典五粮液在定价上比肩飞天茅台,既是与茅台在2000元以上价格带展开竞争,也是为了拉开与其他千元价格带竞品的差距,以此进一步拔高品牌力,但经典五粮液想要真正比肩飞天茅台,破局还需要时间。

酒庄号观察:50亿白酒腰部抢位战暗流涌动

  “老三”探花之争更激烈

  【相比“双雄”较劲,行业老三之争更激烈。】

  茅台、五粮液稳坐前二无可撼动,但“探花之争”已经是众多酒企争夺的目标。

  洋河股份虽稳坐“老三”的位置多年,但泸州老窖和山西汾酒两家酒厂换帅之后挑战,二者喊出“十四五”末期完成该目标并挤入行业前三的口号,追赶势头不容小觑,已成为了白酒行业的一个热点话题。

  “探花挑战者”泸州老窖2021年迈进200亿元白酒俱乐部行列,实现营业收入206.42亿元,同比增长23.96%。虽然营收规模不及的洋河股份的253.5亿元,但79.56亿元的净利润已实现反超,超过洋河的75亿元。其中以国窖1573为代表的中高端酒收入规模已达184亿元,具备与洋河掰手腕的全面实力。

  同样,山西汾酒更是高歌猛进增长迅猛,是白酒老三的最大竞争者,其2021年营收虽不及泸州老窖,但2021年营收增长42.75%获得199.7亿元营收,距200亿元仅一步之遥。

  自2021年12月下旬袁清茂掌舵山西汾酒后,2022年一季度山西汾酒营收105.3亿,已达到上年全年的一半。净利润37.10亿,同比增长70.03%,营收与净利润均反超泸州老窖,与洋河股份的差距正在进一步缩小。

  可见,在泸州老窖与山西汾酒追赶下,位居老三位置的洋河压力不小。

  2021年初,洋河股份迎来新的掌门人张联东,其在2021年5月召开的2020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中称,洋河股份十四五期间将保持持续稳健增长,有信心、有决心继续保持行业前三的位置。

  张联东上任之后,改革大刀阔斧,调整组织架构、推动股权激励计划落地、产品升级换代、打造洋河增长新曲线,开启洋河股份“二次创业”,其交出的成绩单也超出市场预期,洋河股份已恢复增长势头,稳住了行业前三的位置。

  换帅以后,洋河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最大的看点就是“速度回归”,从2021年一季度增长13.51%,到上半年增长15.75%,再到三季度增长16%,全年增长20.14%,洋河股份一路上扬的营收增幅颇为亮眼。

  再从洋河股份交出的2022年一季报来看,实现营业收入130.26亿元,同比增长23.82%;净利润49.85亿元,同比增长29.07%,营收规模和净利润均高于山西汾酒和泸州老窖。

  但梳理发现,竞逐探花之位,经历几年高速追赶后及疫情之下,三大酒厂亦有各自隐忧。

  洋河千元以上的高端产品虽有梦之蓝M9、梦之蓝·手工班、双钩的头牌苏酒,但都没有真正起量,就连张联东也坦言,“洋河股份的业绩中包揽大头的依然是中端产品,真正的高端线没有市场话语权。”洋河股份表示,今年经营目标是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5%以上,洋河股份在千元价格带的竞争力仍待增强。

  泸州老窖表示,降低2022年的经营目标,力争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不低于15%。泸州老窖虽在高端市场地位稳固,却过度依赖涨价而今年一季度已掉队。

  山西汾酒表示,力争营业收入较上年度增长25%左右,袁清茂曾用“不进则退,慢之则亡”八个字形容汾酒处境,当下的汾酒仍缺乏全国性超级大单品,全国化也面临考验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4月29日洋河股份以159.06元的股价涨停收盘,总市值2397亿元。但较去年初265.6元/股的最高点,跌幅仍超过40%。

  反观泸州老窖和山西汾酒,截至4月29日收盘,两家公司总市值分别为3101亿元和3319亿元,股价分别为210.73元/股和272元/股。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持有洋、汾、泸三家公司股份的基金数量,分别为139家、303家和493家。

  在业内看来,2022年一季度竞赛落幕,除了营收规模和净利的数字外,可以说,洋河、泸州老窖、汾酒三个企业旗鼓相当,将进入各美其美的300亿层级的“探花”时代,未来白酒探花的竞逐是一场持久战,谁能最终胜出,三家酒厂的较量才刚开始。

酒庄号观察:50亿白酒腰部抢位战暗流涌动

  “50亿+”时代掘金高端

  【白酒阵营比拼,“50亿”名单越来越清晰。】

  从2021年上市公司营收排名来看,茅、五、洋、泸、汾、牛、古占据“头部七强”,除了今世缘与口子窖已步入50亿阵营外,紧跟其后的是舍得酒业、水井坊、迎驾贡酒、老白干酒、酒鬼酒五家种子选手。

  舍得49.69亿元,增长83.8%;水井坊46.32亿元,增长54.10%;迎驾45.77亿元,32.56%的增幅;老白干40.27亿元,11.93%的增幅;酒鬼酒34.14亿元, 86.97%的增幅。

  从整个2021年可见,19家上市企业在总营收板块为3056亿元,净利润板块达1084亿元,均创近年来新高。同样,2022年短短一季度劲销首超千亿,18家上市酒企(除牛栏山外)合计1088.89亿元,净利润合计448.01亿元,平均净利润率高达28.82%,实现五年来新高。

  贵州茅台与五粮液依然是不可撼动的第一梯队,洋河股份、山西汾酒、泸州老窖三家是轮番抢占“白酒第三”的第二梯队,五家营收共占据上市白酒企业82%的营收和88%的净利润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白酒行业盈利能力再度成为业内外关注热点,除了已稳步买入50亿门槛“第三梯队”的古井贡酒和口子窖酒外,舍得酒业、水井坊、迎驾贡酒、老白干酒、酒鬼酒五家企业正奋力冲刺50亿业绩。

  从2019年接近50亿,到2020年突破50亿,再到2021年的64.06亿,今世缘率先突破50亿大关成为“第三梯队”领跑者。其中2021年中高端以上产品营收占比超90%,以国缘为代表的“特A+类”产品实现营收41.65亿元,同时,今世缘在省内继续突破,省外市场破局增速超过36%。

  同样,2021年口子窖营收突破50亿,实现营收50.29亿元,作为兼香型白酒代,翻看其年报业绩显示,高档白酒收入47.77亿元,同比增长24.5%,高档产品量价齐升,成为拉动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。

  紧跟破局50亿大关其后的是舍得酒业,2021年舍得酒业实现营收49.69亿元,同比83.8%的增长强劲逼近50亿,超越水井坊的46.32亿元营收,成为上市公司中川酒的“老三”。一方面聚焦中高端白酒市场,实现的销售收入38.74亿元,同比增长81.94%,并持续扩大高端份额,布局千元以上超高端市场。另一方面双品牌、老酒战略驱动,加快品牌的全国化布局。同样2022年第一季度取得“开门红”,营收18.8亿元,净利润5.3亿元,同比增长83.25%和75.75%,双双创下单季度业绩新高。

  同时,水井坊和迎驾贡酒两家酒企今年闯关近在咫尺,分别以46.32亿元、45.77亿元的业绩距离50亿大关只差“临门一脚”。

  迎驾贡酒的洞藏系列高增长为其业绩增长起到了关键作用,省外市场营收15.71亿,占比为36.50%,展示了中高端和省外市场双拓进的力量与干劲。

  相比而言,水井坊依靠的是产品升级创新、品牌高端化、营销突破三大策略,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,2022 年预计主营业务收入增长15%左右,营收50亿稳操胜券。水井坊发力高端化,其中臻酿八号、水井坊井台、水井坊典藏高档酒实现营收45.19亿元,大幅增长54.33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老白干酒和酒鬼酒也分别以40.27亿元、34.14亿元距离50亿在10-15亿左右,近年来两家酒企展现强势增长势头,以位居省酒龙头位置及独特香型优势和全国市场布局等优势,今年进军50亿并非不可能,甚至可能超预期。

  2021年,老白干酒主营业务毛利率提升至65.5%,通过产品结构调整及成本控制,高档酒占比、产品毛利率稳步提升。其中,高档酒产品销售收入18.78亿元,同比增长15.58%。

  同样,酒鬼酒继续在深化全国布局中,其全国专卖店增至590家,同比增长134%,直接带动酒鬼内参高端产品当年实现销售收入10.34亿元,同比增长80.71%,占总体营收比重的30.29%。

  总的来看,50亿阵营的背后,要么是中高端大单品支撑有强度,拥有“名酒”品牌加持,要么是省外市场破局有力度,具备充分竞争优势,甚至两者得兼,已形成了一定的规模领先、有较好的利润表现、发展动能已升级重塑。

  在业内看来,50亿+酒企正形成强势的腰部力量,这意味着进入50亿+后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数字,更多的是品牌价值的进一步提升,未来在白酒行业竞争优势更加明显,更接近百亿成为强势白酒品牌,在品牌价值和全国化进程中优势更凸显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山西汾酒发布第八届董事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决议公告
下一篇:第二届郎酒庄园三品节启幕 共创共享“大家的郎酒”